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领个年轻姑娘“同居”,就想找个人说说话!探

近年来,我国老龄人口上升比例逐年增加,老龄化人口递增速度为3.3%,而世界老龄化人口的平均增速为2.5%。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经超过了两亿。这让我们不得不更多地考虑我国老龄人口如何养老的问题。杭州80岁老奶奶领个年轻姑娘“同居”,新的养老新模式一起看一下。

80岁的汪锦云,爱读书看报爱种草养花,五年前老伴儿过世后,她就开始了独居生活。守着十五家园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她说:“我太寂寞了。”

今年6月初,社区工作人员领来一个秀气的小姑娘媛媛。老太太看着蛮欢喜,将空置了好久的次卧整理了出来。就这样,这一老一少开始了“同居”生活。

老太太免去了小姑娘的房租,小姑娘下班陪老太说说话,两人保持着合适的距离,既有私人空间,又彼此陪伴。

老年人就想有个人说说话,为他们带去了精神上的慰藉,减轻了他们长期无人陪伴的孤独感。年轻人也没有了租房的负担,一举两得。

孤寡、独居等困难老人的实际生活情况及主观意愿出发,调动辖区单位年轻群体的积极性,以驻家生活互助的形式,形成年轻人、老年人居家结对的创新养老服务模式。眼下这种模式也是在探索阶段,之后就算推广,可能也会是一户一方案。”

中国传统思想影响下的居家养老模式,在社会发生深刻变化的环境下,已日益显现出不适应。自1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至今,我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已经开始步入老年。现在,越来越多的家庭将出现4个老年人、1对夫妇和1个孩子的“四二一”结构。

城市的老人还算好,有退休金的比例比较高;农村的老人没有退休金,问题是农村的老人现在也没有足够的子女赡养他们。未来的农村老人最多也只有两个孩子,他们的孩子又大概率会迁移到城市定居,他们中的大多数无法随子女进城,他们的养老怎么办?

②社会养老,城镇和农村均由社会福利机构负责养老(指各级民政部门开办的敬老院、福利院,属于国家出资);社区居委会、街道办开办的养老机构、托老所等(属于自收自支性质);

③医养结合,医养结合将是未来养老服务政策的主流,重点解决老年人的医疗和康复护理的服务难题,毕竟家庭成员并不具备足够的能力和知识。

④民间养老,一些民营企业投资开办的养老院等,有养老意愿的个人进行选择。一般这样的养老院收费较高。

互助养老的核心逻辑在于“集中居住,抱团取暖”。由于缺乏专业力量的参与,客观上影响了双方生活质量;由于缺乏相应的法律规范,使得互助养老充满很多不确定性,权责关系模糊不清,公共监管鞭长莫及,导致互助养老隐患重重。

互助养老只是给独居、留守老人提供了一个养老选项,目前还是一个不够完善的选项。我们期待着,它能够最终变得完善,从而成为一种可被推广的养老模式。从目前的情形看,互助养老暂时还不太可能成为一种主流养老模式。

这个养老模式是充满人情儿的,既看见了老人的孤独,又照顾了重压下的年轻人。可能否顺利实行是另一回事,没有租金压力的年轻人需要承担其他义务,比如奉献时间,与金钱相比,这不一定划算。另外陌生人之间有真情存在,但通常来说它取代不了血浓于水的亲人之爱。如何让老人得到舒心又安全的照料,可能是随这个方案而产生的需要被思考的问题。

上一篇:彭水周:由一起离奇案例透视当今社会问题

下一篇:“祸港四人帮”之一陈方安生,要退下来“过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