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投资项目遭“喊停” 债务危机持续 天翔环境怎么

深受业绩下滑失控、债台高筑困扰的天翔环境,在进入8月后再遭投资项目解约打击。据公司公告,公司2017年四季度签署的总投资7亿元的“20万吨/年废轮胎裂解项目”,因未按期开工建设并投产,最终遭到签约方终止协传感器议,并收回土地而且要求天翔环境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损失。

8月10日,天翔环境发布的“收到《关于解除及其的函》”公告称,因公司目前陷于债务困境,投资规模约7亿元的“20万吨/年废轮胎裂解项目”截至目前尚未开工,签约方决定单方终止本协议,并正式通知天翔环境同意解除协议。同时公告显示,天翔环境正在办理退出流程,并争取已缴纳保证金的全部或部分能够退还,但暂时无法预计该事项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的影响。

《投资协议书》的违约责任写明:除战争、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外,双方任何一方违反协议约定事项,另一方有权解除协议,并由违约方向守约方支付项目总投资1‰的违约金。因此,根据总投资7亿元测算,天翔环境需支付70万元违约金。

同时因为《补充协议》未公开,天翔环境所缴纳保证金数额以及有无可能收回,目前尚不清楚。

对此,8月13日,记者以投资人的身份联系了天翔环境的相关负责人,其表示关于退还多少保证金还在协商中,至于已缴纳保证金的数额尚需核实。截至发稿前,该负责人并未给予回复。

实际上,这是该公司今年第二个投资项目协议遭解除的案例。早在2019年7月3日,天翔环境公告“关于收到终止石盘(四海)食品医药产业园工业供水厂及污水厂处理厂PPP项目合作建设合同的通知”,称由于公司目前陷入债务危机,未如约完成投资规模约4.46亿元的“石盘PPP项目”建设,天翔环境的投资项目被单方面停止。

然而,与“20万吨/年废轮胎裂解项目”不同的是,天翔环境在“石盘PPP项目”的前期建设中已投入了人力、物力、财力。该通知显示,截至通知发布日,公司已开始了积极协商,以期尽快完成项目清算工作,但该事项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的影响同样无法估算。

天翔环境投资项目遭“喊停”备受市场关注,因为该公司正遭遇债务风波。据统计,由于多项借款/贷款逾期、欠付租金、无法履行担保责任等原因,天翔环境近两年先后十余次与债权人“对簿公堂”。

以长城国兴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简称“长城国兴”)的诉讼为例。2018年9月1日,天翔环境发布的《关于重大诉讼的公告》称,2017年3月13日,长城国兴与四川华栋签订了《回租买卖合同》、《回租租赁合同》,约定长城国兴出资0.75亿元购买四川华栋自有的设备并出租给四川华栋使用,租赁期限5年,租金分10期支付。而天翔环境则为四川华栋的债务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并与长城国兴签订了《保证合同》。合同签订后,长城国兴依约足额支付,但在2018年6月30日,四川华栋的第3期租金就开始出现支付逾期,而天翔环境也不能履行担保责任。故此长城国兴发起诉讼请求判令天翔环境对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同年11月3日,天翔环境发布的《关于收到民事调解书的公告》称,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审查和调解,而最终当事人也达成协议:长城国兴对四川华栋名下的部分资产享有优先受偿权,不足清偿的部分由天翔环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除此之外,上述《关于重大诉讼的公告》中显示,江铜国际商业保理有限责任公司、李宇、邹秀英等六位当事人也针对天翔环境发起了诉讼。其中,江铜国际胜诉。

据天翔环境7月2日发布的《关于公司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将达约24.9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2018年年报)经审计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1889.21%(见图1)。而究其原因,或与天翔环境实控人及控股股东违规资金占用有关。

5月23日,天翔环境发布的“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称,截至2018年7月17日,天翔环境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天翔环境资金余额约为20.91亿元。并且因为未及时披露该事项,天翔环境被责令改正,并被处以60万元罚款。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公司被占用资金的数额进一步扩大,至2019年8月8日时,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金额已高达24.31亿元。除此之外,截至同一时间,公司未履行审批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的担保余额共约为0.37亿元。

尽管天翔环境控股股东已承诺将积极筹措资金解决对公司资金占用的问题,但实际情况却并不乐观。据5月22日天翔环境对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所述,大股东名下主要资产包括持有公司30.43%比例的股票、4.15万千瓦水电站、成都天府新区20亩商业用地、间接持有AS公司及欧绿保项目的股权等,但是上述资产均已被司法查封冻结。同时负责公司审计工作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表示,由于公司控股股东个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还有其他债务,其主要资产均已质押用于抵偿自身债务,因此自身无能力归还上述款项。

从天翔环境来说,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下半年,由于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陷入债务困境,到期债务不能偿还,面临大量诉讼,公司主要资产、账户被查封冻结,正常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公司失去投标资格无法获得新项目订单,并出现以下方面的情况,形成经营大幅度亏损和大量资产减值与预计负债。去年全年,公司营业收入仅为3.51亿元,是公司上市以来的最低值。并且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为-13.96亿元,是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至今年一季度末时,公司的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再次双双下滑。再到半年预告,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6.53亿元~6.58亿元,同比下降414.35%~418.28%。

天翔环境越来越深陷资金链断裂的泥潭,而且公司的具体指标也反映了这一点。数据显示,目前环保设备中共有8只标的,从速动比率来看,今年一季度天翔环境约为0.73,排在第6位;从流动比率来看,天翔环境约为0.83,排在末尾。从公司上市以来表现看,其速动比率均值为1.11,今年一季度指标比平均值下滑34%。流动比率均值为1.57,今年一季度的指标比平均值下滑47%。

目前,天翔环境将要或已经采取了应收账款催收、资产出售、司法重整等措施以期可以摆脱困境,但是这些方式均具有不确定性。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数据显示,天翔环境的流动资产合计约为34.87亿元,其中仅“其他应收款”一项就有近25.83亿元,足以覆盖24.91亿元的负债。与此同时,公司的资产总计约为50.46亿元,通过出售部分资产也可以偿还债务。

但需要注意的是,截至去年年中时,天翔环境的营业总收入为2.40亿元,“其他应收款”仅有14.75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614.58智能网关%;至去年年末时,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3.51亿元,而“其他应收款”已高达25.04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713.39%;再到今年一季度末时,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0.68亿元,“其他应收款”又增至25.83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3798.53%。这表明,应收账款催收对天翔环境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份简单的工作。

除此之外,出售资产或许可以解决天翔环境的燃眉之急,但出售资产之后,正常经营或将受阻,公司2019年的年度报告可能又会被信永中和出具“无法表示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并且天翔环境2019年一季度未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0.22亿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的规定,若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在以上两种脱困途径都存在现实困难的情况下,司法重整会否成为天翔环境的“救命稻草”?公司2018年12月27日发布的“关于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的提示性公告”称,嘉豪物资以天翔环境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但若法院正式受理,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对比之下,资产重组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但由于天翔环境的违规行为,资产重组这条路大概率行不通。根据2016年9月8日证监会发布的【第127号令】《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见图2),由于天翔环境及其控股股东分别于2019年1月24日、3月8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并且于5月23日受到中国证监会的处罚,公司三年内不能实施向收购人及其关联人购买资产构成重组上市行为。

上一篇:大家说说你对生活的看法与总结

下一篇:抗体药物上的聚糖会大大影响其安全性和功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