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自然资源部地质环境司长关凤峻:我国矿山地质

在2018中国国际黄金矿业技术高峰论坛上,自然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司长关凤峻就“我国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做了报告。

政府管理部门做的工作主要是为企业社会产业的发展提供一些服务。我们地质环境司里面是比较宽。大家可能知道地质灾害、矿山地质、环境地质、遗迹保护、地质公园、矿山公园还有地面沉降,地下水监测等等这么多内容。那么在这么多的内容当中离咱们矿山最近的最直接的,我们一直理解就是矿山技术环境恢复治理。

今天我给大家报告这个情况,我就想利用这点时间把我国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的总体情况给大家做一个介绍。现在整个矿业包括黄金,开发的政策总体来看是收紧,这个环境也要求生态的环境保护方面的要求都比较高。那么这个高是会对我们过去的、传统的生产模式、技术模式的运行有一定的约束。但是实际这种收紧了之后,就包括了一些在保护区内推出一些小型矿山的退出。

这个对比较好的,规模比较大的,社会责任也比较能够承担起来的企业也应该是一个潜在的很好的发展机遇。但是一定要引导或者迫使你进行生产方式的转变,要通过更加的关注环境保护方面,更加的、更多的关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这次政府机构改革那么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国土空间生态保护的修复。

我现在给大家说一下矿山地质环境的问题。采矿活动咱们也已经干了有成百上千年,但是矿山地质环境的恢复和综合治理,我说这还是近年的事情,近到什么时候,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这件事情,从我们行政主管部门把这些作为一项具体的业务把它推进起来,在全国推动这件事情,这是从2000年开始,那么到今天我说还不到20年。

采矿活动搞了成百上千年,开始或者环境恢复振兴不到20年,二者就形成了一个对比。那么矿山地质环境问题是包括什么问题呢?在实际工作当中,包括历史遗留的和在建在生产矿山这两方面,一个是历史遗留下来,一个是在建在生产。

传感器 那么历史遗留的问题是由政府负责恢复治理,这都是现在的制度规定的,就是历史遗留无主的、采矿主体灭失的、没人管了的事情,就由政府负责。政府负责恢复治理,在过去我们主要是做了前期一点,就是在前一段时间给资金投入支持,中央财政资金支持我们组织干这件事情。

那么现在我们主张既要给资金支持,更主要的要给政策支持。现在想搞生态保护修复,生态保护国土空间,国土空间起码是地表、地下、地上。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也是一个复杂的,但是再复杂的事情都要从具体做起。

矿山环境这个事情我们就大体估计一下,如果还是延续财政投资的话,要想把它全部恢复治理、规划,财政能拿出去最多百分之五、百分之十。因此后面就是说要政策,政策是更主要的。

历史遗留由政府负责恢复治理,那么在生产矿山是由谁负责呢?由企业负责,就是大家采矿专人来恢复治理。那么这里面实际上围绕着在建在生产矿山,应该说是在整个我们地质环境领域和咱们矿业领域里面这么多大小行业当中,它是很比较具体的、狭窄的也做了很多事。

比方说在建期间就是在要建设第一个申请采矿权的时候要求要编制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原来叫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同时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土地复垦,还要编制一个土地复垦方案。那么在去年前年咱们改革就这项事情,不大的一件事纳入到中央深化改革办公室深改办的一项改革的计划当中,我们已经把这个成功地完成了,而且是一次性通过。

这两案现在合一,现在在这个领域里面正在做培训,在生产期间还要缴纳保证金。那么保证金后在取消这个过程中,国务院取消保证金主要针对的是那些建筑行业里面交的保证金太多,你来索取材料的时候要保证金,投标要保证金,什么都是保证金,后来一律取消,改成企业基金。

现在在我们企业里面建立智能网关基金,现在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的文件已经下来,各省正在制定具体的措施,这个企业基金就是保证金,企业基金就是要让企业拿这个钱来恢复治理以前在开采矿产资源的时候造成的矿山地质环境的破坏这么一个思路。

另外我们还搞了矿山地质环境监测及其标准。作为行政管理部门,我们要求矿山企业进行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有方案有预案,在生产过程当中,它造成什么破坏需要恢复治理,恢复治理到什么程度的时候算是合格呢?就是政府能满意,这就需要标准和规范。标准规范毫无疑义应该是政府目前也正在做这个事情。

另外就是在这里面我们也搞过一个专项的行动,矿山福利,还可以建矿山公园。咱们山东就建了很多的矿山公园,这是很好的方式。还有大家都知道现在绿色矿山的建设还有土地等等,那么就是在在建和在生产矿山当中围绕着我刚才说的这个题目就有这么多具体内容,这些都是和我们企业,矿山企业密切相关。

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地质灾害这方面,我们都大力做这些事情,所以行政主管部门组织、指导、监督、协调,这项事情是在我们职能当中的一项。

矿山开采过程当中过去不重视,现在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当中,明确要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拿到政治的高度来看待生态文明,说明高度重视,非常重要。

这件事情在十三五规划当中也都有明确的要求,特别是在领导干部资源资产责任制审计的时候,当你离开这个岗位的时候,后边跟着一个审计,地方政府现在离开之后还有一个自然资产的一个离任审计。其中矿山环境恢复这一个就是一个指标一项内容。特别像总书记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总结五中全会以来的工作当中就提到了,我们要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

刚才我说历史欠账非常多。比如说,开采矿产资源好几百年成百上千年,重视开始恢复治理矿山环境不到20年,因此历史欠账多,那么新积累的也不少。什么叫新积累的,只要开矿,其实就一定会出现矿山环境的问题,因为你会改变原来的问题,只要开矿就一定是破坏环境。但我认为开采矿产资源一定是改变自然环境,但是它并不一定都等于破坏环境。我们最后都会走向总书记要求的那样,是把环境变得越来越好而不是越来越差。

在开采过程造成的地面塌陷、地面沉降,也造成人员伤亡受损,但不太多。而地面塌陷现在也是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地面塌陷也是我们地质灾害防治六个之一,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地面沉降、还有地裂缝这么六项。我们开展了这么多年肯定造成了很多的遗留的问题。因此现在国家关注这也是大势所趋。

矿山地质环境问题不仅仅是表面问题,还有深层次问题。现在咱们调查出来还有326万公顷,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恢复治理了20年,90万公顷。围绕这件事情,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各个省关于这方面对制度建设,这是比较好的,效益比较好。

刚才我说还有个在建在生产的保证金,其中要有一个保证金的概念。当时收保证金,这保证金收了多少,到2015年12月,因为后来就改革了,现在的改革成企业基金,应该交这9万个,那么也交了8万个。我们认为这项制度执行得不错,总共是860多亿元。而且这个钱是企业的,在账户里放着。有了矿山环境恢复治理问题,他申请回去之后进行治理,我们主要通过推动这个矿山复绿这件事情就返回去了,用了300多个亿。用了300多亿,800多亿,还剩500个亿。

我国现在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的资金,就现在的账上还有500亿,那么确实政府还要投入,所以对这一块无论是国家、企业的投入力度,还是在成长。像治理恢复,就这件事情,我们一开始从制度上这个最能够看得见,摸得着。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对它的投入也是逐年上升。

但搞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全靠政府投入肯定不行,你承担不了百分之五、百分之十,但是政府一定要这历史遗留比较大的支持,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这样的历史遗留的1983个,将近2000个这样的例子。成效非常显著的,而且是可视性和观赏性非常强,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尤其历史遗留下来,大体的可以恢复成规模的建设用地。在恢复治理方面,各地也都创造了非常鲜活的经验。

刚才我讲矿山公园,矿山公园也是我们这个恢复治理的一个手段。咱们是2005年开始启动,时间都不长,到现在咱们有72了,就是批了72个矿山公园,已经建成了34个,批进去之后有有几年建设期。

存在问题固然很多,刚才我就说我们这个法律程序地位不高,还要继续加强,本来一直在思考在探索,是在矿产资源法当中专门加一章,还是专门出一个条例,一直在做这个工作。实际是这样的,这个法律文本我们已经早就写出来。

第二个就是保障制度,这刚才这几个方面实际已经改革了,基金,这个基金在运行,如何实施管理还要继续推进。那么调查清楚,按照现在的调查程序,这还要进一步加强,治理的任务完成了90,那还有300多,这任务艰巨。

下一步工作我们有细致的考虑,但是我就给大家要说一个地方,就是鼓励社会资金参与,探索构建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开发,设置市场化运作的新模式。这个新模式就是在原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环保部、工信部还有这个能源局政府部门发的63号文件联合文件当中,就关于加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的意见,这个意见当中就提出了这个模式。

这个模式政府主导,我们明确说是指的市、地政府来主导,主导规划。因为只要一恢复一治理就去牵扯到规划的问题、人的问题、搬迁的问题,特别重要的是利益的分配问题。政府主导意义还不仅在我说这句话,这是第一,政策扶持主要是我们当时想到的土地政策,矿产资源政策,还有一个税收方面的政策。

社会参与,我们得倍加推崇。社会参与就是吸引社会资金进来,这个也包括咱们矿山企业。我们认为矿山企业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在一方面应着矿业权的同时,也应该跟着一套,如果有一片矿山环境需要恢复治理,你和地方政府达成了一个合作协议的话,其实有的合作协议我们都在实践当中,有的长达20年18年十几年。我说你相当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矿权,你就可以在这里面经营了很长时间,模式很多很多就是在这里面。我们希望能够更多的社会参与进来,现在这个产业是越来越搞得大,搞得好的。

把纯粹投入的这件事情一定要变成一个产业,要有投入,有产出有回报,这也是我们特别特别希望和强调。最后一句就是市场化运作,这也是我们在设计当中,但是在市场化运作当中,主要指的第一条就是政府主导做这件事情过程当中,它要采取产业化运营。对矿山在生产的这方面,我们现在正在做大量的工作,因为这方面的机制应该说也已经建立起来。

这个我就说这么多啊,这个有不对劲的话,大家提提意见,这些个政策的其实都可以交换,交换意见的。我们也会把这工作做得更好一些,谢谢。

上一篇:依法推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向纵深发展

下一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揭晓 得主800万奖金要交税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