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健全人格修养”的重要性,不要只看成绩,内

在家庭教育中很多家长的关注点在于,孩子是否聪明成绩是否优秀,甚至以此作为最重要的教育目的,但一定程度上。

智商取决于先天的遗传基因,尽管后天环境也会对基因的表达造成影响,但成绩其实是孩子人格的外显表现,这一点越长大越容易显现。

人格的形成关乎基因以及后天环境,其发展具有稳定性,因此对人一生的影响都相当重要。在教育问题上。

蔡元培校长就曾阐述过“健全人格修养”的重要性,不要只看成绩,内在人格其实更是影响人一生的关键。

自家的孩子是天才,虽然遥不可及但大多数家长都曾有过“畅想”,当然大多数情况下父母们眼中的天才少年其实都是别人家孩子。

看完一则新闻家长们一定羡慕不已,荷兰的天才少年劳伦特年仅9岁就已经本科毕业,这位拥有145智商水平的孩子从小就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智力能力。

最初父母还有些怀疑,到劳伦特6岁的时候父母带着他去做了智商测试,其结果显示劳伦特的智商水平为145。

作为参考,普通人的智商水平均值是100,天才级别要在130以上,而斯蒂芬·霍金的智商为160,是一个远超常人的数字,因此其展现出的智力和领域成就也是卓绝的。

劳伦特是天才无疑,学习生涯跳级是常态,以至于他9岁就念完了本科课程,上学之余还对科研项目有所涉猎,本科毕业的时候已经开发出了一款测试脑细胞反应的芯片。

毕业之后就意味着他将拿到自己的本科学士证书,10岁时候达成这一记录让人惊叹,值得一提的是,他就读大学至今也不过9个月时间。

这样的天才其实离大多数人都很远,以至于人们看新闻的时候也只是凑凑热闹,顺便感叹一下别人家孩子10岁已经大学毕业,自家的熊孩子还在看动画片。但,劳伦特父母的态度和孩子的成长环境其实很普通。

对“儿子是天才”这件事劳伦特父母始终保持平静,妈妈觉得他和其他同龄孩子没什么不同,一样爱玩还发脾气,他所表现的只是比其他孩子聪明一点罢了。

在上学问题上,劳伦特父母意识到孩子自己清楚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因此在这一问题上,父母是将选择权交给劳伦特自己的。因为尊重,所以才有了后来劳伦特才脱离了大环境教育,在一对一的学习中快速地完成学业。

一个重要的家庭理念就是,要让孩子自由、自然地成长。儿子虽然是天才,但父亲特别希望他能享受同龄人应有的乐趣。

劳伦斯父母希望他能在小孩和天才之间找平衡,同样的父母也愿意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他的父亲说:就算他明天去当木匠也毫无问题。

在这样的教育理念下,劳伦斯确实也如父母希望的一样,在天才之外他和其他同龄人小孩一样,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喜欢打游戏。父母并没有因为他的高智商而渴望让孩子脱离“平凡”。

关注成绩关注的其实只是孩子在学习这一领域的结果,甚至连过程的关注都有所疏忽,而人格则不同,其反应的是个体在生活各个场景中都可能影响孩子的重要内容。

两相比较,显然是看不见摸不着,但足以影响人一生的人格更需要引起重视。家长如果特别关注孩子的智商、成绩,会因此而产生一些不好的事。

一项关于中学生学习压力、学习倦怠情绪的调查中,研究发现影响学习倦怠的两个主要因素,一个是情绪管理,一个是人际协调,同样是面对学习压力,两相表现较好的学生比较不容易因压力产生倦怠情绪,受到学习压力的干扰较小。

当一个人的情绪管理能力薄弱,在做一件事的时候会分散注意力,专注力下降效率自然就低,用很多家长喜欢评价孩子的一句话:“心静不下来”。在应对学习压力问题上,智商所发挥的作用远不如人格完整度来的重要。

一段时间里赞赏教育被激励鼓吹,有人说多夸夸孩子能建立孩子的自信心,但实际进行中却发现了这样会造成很多不好的后果,在夸赞中大量夸奖聪明、漂亮等所带来的的不好影响会让孩子迷失、盲目,但恰恰这类夸奖是中国人最习惯于使用的。

过度的、无针对性的夸赞之所以是多余的,其实家长有必要了解,人群智商整体分布也遵循正态分布模型,即两头低中间高,中等智力占据大多数,父母过度在意智力问题改变不了先天。

盲目去夸赞,孩子容易变得膨胀,为获得更多的“肯定”开始跳过过程求结果,这是成长中的大忌,学习也是如此。

父母只看孩子的成绩,却忽略了学习过程是否扎实是否有侥幸心理,这些透过一纸成绩未必看得出来,但长久以往弊端终究会显现。

经常被夸赞的孩子潜意识会形成“保持自己聪明”的想法,过度追求结果可能会让 过程被忽视,草率不稳重是初级阶段学习的大忌。

因为小学时候的课程难度其实不高,这阶段家长不光要看孩子的成绩,更多的应该要关注孩子的学习是否扎实,未来升学后,小学同样成绩的孩子会出现较大的分化。

随着学习的持续,到了初高中,学习压力不可避免地会变大,在此情况下人格这一覆盖广泛的存在会开始发挥它的重要作用,最主要的,情绪管理能力开始协调外部压力和其对内部造成的影响。

一个人的先天基因是固定不变的,但基因表达受外部环境影响,教会孩子协调自己的情绪,是家庭教育中可以做到带给孩子积极影响的一环。

在高压环境下,一些孩子或多或少出现了厌学情绪,对学习产生无力感或倦怠,很多家长是在孩子初高中才发现这一问题的。

但显现意味着这样的情绪积压从更早之前就开始了。情绪管理出了问题,情绪力量会变得微弱,对行为也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比如对学习倦怠的孩子通常不会觉得学习是为了自己学;学习遇到困难,会认为这题目太难了,自己怎么努力都没用;

父母对自己的严加管教是为了自己好还是满足他们的掌控欲……学习动力、学习态度以及逆反程度等都需要情绪的力量来维持。

行为之下是认知的不同,这些认知的形成来源于生活,家庭教育中父母本该做更多孩子心灵建设的导师,但一些家长过分关注成绩,反而忽略了更深层次的教育。

培养孩子的情绪管理能力是一个广泛的话题,具体怎么做似乎还需要家长多多费心,但几个大方向的把握还是有必要点醒。

很多家长习惯性压制孩子的情绪表达,特别是较为激烈、负面的情绪,也许小时候孩子还会哭闹,但大多数家长应该都发现了。

长大后的孩子性格会突然变得内敛,眼里笑里都饱含心思,这一阶段孩子其实也到了认知发展的新阶段,想法多了,但对亲子之间关系也有了自己的看法,一些想法也许并不会和家长分享。

对此家长要主动打破沟通的障碍,去引导他们说出心中所想。“看你闷闷不乐的,一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能和妈妈分享吗?”。

孩子愿不愿意说不是一蹴而就的,但至少让孩子知道父母是关心他的,这份希望了解的心意要让孩子接受到。耐心、倾听,当善意被孩子接受,分享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很多家长会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不好的情绪状态,对着孩子发火。很多家长回过头来说,知道不好,但控制不住。希望孩子变得多好,对自己就要有相应的要求,缺乏以身作则的教育启示和“耍流氓”一样。

这类家长至始至终没有形成平等的家庭观,但这样的教育下,孩子内心是充满“不服”的,尤其是本就处于叛逆期的孩子,压迫式教育智慧将弹簧压缩地更紧,到一定程度弹簧的反弹力也会越大。

压力不可能全然没有,因此缓解情绪上的压力,除了自我疏导,外部宣泄外,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切实的解决办法。对此家长们要扮演好领路人的角色,类似于论文、毕设中的导师,有参与。

但其实主动权在学生手上,绝不会越庖代俎给出答案,这些答案需要孩子自己探索,自己做决策。自我决策可以形成孩子的自信,哪怕最后的结果未必好,但孩子也能从中获得承担的勇气。

我们说成绩只是阶段性学习的成果检验,代表不了全部的学习好坏,更无法和人生这样的词来比拟,因此教育中家长应该更注重对人影响持久深远的人格、逆商。

上一篇:真相!考研调剂取得学校不如本科

下一篇:揭秘!“最美慈善家庭”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