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每日好书推荐:《生活的艺术》林语堂

《生活的艺术》是林语智能摄像头堂旅美专事创作后的第一部书,也是继《吾国与吾民》之后再获成功的又一英文作品。该书于1937年在美国出版,次年便居美国畅销书排行榜榜首达52周,且接连再版四十余次,并为十余种文字所翻译。

林语堂在书中谈了庄子的淡泊,赞了陶渊明的闲适,诵了《归去来辞》,讲了《圣经》的故事,以及中国人如何品茗,如何行酒令,如何观山,如何玩水,如何看云,如何鉴石,如何养花、蓄鸟、赏雪、听雨,吟风、弄月……林语堂将中国人旷怀达观,陶情遣兴的生活方式,和浪漫高雅的东方情调皆诉诸笔下,向西方人娓娓道出了一个可供仿效的“生活最高典型”的模式。

林语堂(1895-1976)福建龙溪人。原名和乐,后改玉堂,又改语堂。1912年入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在清华大学任教。1919年秋赴美哈佛大学文学系。1922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转赴德国入莱比锡大学,专攻语言学。1923年获博士学位后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务长和英文系主任。1924年后为《语丝》主要撰稿人之一。1926年到厦门大学任文学院长。1927年任外交部秘书。1932年主编《论语》半月刊。1934年创办《人间世》,1935年创办《宇宙风》,提倡“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格凋”的小品文。1935年后,在美国用英文写《吾国与吾民》、《京华烟云》、《风声鹤唳》等文化著作和长篇小说。1944年曾一度回国到重庆讲学。1945年赴新加坡筹建南洋大学,任校长。1952 年在美国与人创办《天风》杂志。1966年定居台湾。1967年受聘为香港中文大学研究教授。1975年被推举为国际笔会副会长。1976年在香港逝世。

如果我们在世界里有了知识而不能了解,有了批评而不能欣赏,有了美而没有爱,有了真理而缺少热情,有了公义而缺乏慈悲,有了礼貌而一无温暖的心,这种世界将成为一个多么可怜的世界啊!

在他拿起一本书时,他已立刻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人在每天二十四小时中,能有两个小时的工夫撇开一切俗世烦扰,而走到另一个世界去浏览一番,这种幸福自然是被无形牢狱所拘囚的人们所极羡慕的。这种环境的变更,在心理的效果上,其实等于出门旅行。

发现二三十年代好作家的一个方法是,找中学课本上鲁迅的文章,在正文里被鲁迅骂过的文人,如果注释里还加了他生平简介,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好作家,比如林语堂。他以鲁迅的反面,不知民生疾苦的“帮闲文人”的面目出现。梁实秋的命运同上。徐志摩也被鲁迅骂过,但他的水平也就是写了篇深入高中生和高中语文老师心灵的《暂别康桥》,啊柔波啊,衣袖啊什么的。

语堂教授和鲁迅斗士一生分合数次,鲁迅死后,林语堂挥毫写下著名的《鲁迅之死》,文中称:鲁迅与其说是个文人,更像是战士,拿的不是笔,是剑。那么语堂教授与其说是个文人,更像绅士,拿的不是笔,是烟斗,穿着长衫时不时坐飞机去各国旅旅游,演演讲,“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

语堂教授三十年代闯上海滩靠编英文教材赚了大钱,所以才有闲情和闲钱搞搞打印机,改良改良农作物品种,等到了美国,大概缺钱花了,于是写起英文作品来,写了《吾国与吾民》,又写了《生活的艺术》,据说此书居美国畅销书排行榜首达52周,接连再版四十余次,并翻译成十余种文字。语堂同学很有志向,小时侯说过要写一本让全世界都知道的书,这本《生活的艺术》差不多可以算是了吧。

此书不遗余力地向美国人民兜售隐忍闲适的中国式生活艺术,林教授认为美国人有三大恶习:讲究效率,讲究准时,希望事业成功。如果这真的是恶习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几乎大多数人都有,并在极力推崇,希望每个人都染上。林教授认为:“一个人以为不要紧了,就什么都不要紧了”,这是中国人特有的美妙概念。美国人“求全的欲望近乎淫”,中国人则认为差不多就可以了。林教授地下有知,就会惊厥:现在的中国人几乎已经变成了以前的美国人,现在的美国人越来越像以前的中国人。

林教授看不惯美国人的地方还有:见面握手,穿不合人性的西装,男子进电梯有女子在需脱帽……看不惯美国女人的地方是,她们致力于身体的性吸引力。在一个中国女子已经抛弃脂粉的年龄,她们依旧化妆,花很多的时间和钱去做头发,买稀奇古怪的化妆品、性感的衣服。林语堂先生自称不是先知,但他预言,过些年等条件允许了,中国女人也会这么做的,因为他看到她们刚从三寸金莲解放出来,就赶紧安全系统穿起了高跟鞋。他的预言好像说中了。

林教授想告诉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美国佬们大洋彼岸中国人的好。他在书中娓娓地道闲适的好处,谆谆地诱美国人去享受生活。书中的章节都是这样的题目:谁最会享受生活、生命的享受、悠闲的重要、家庭之乐、生活的享受、享受大自然、文化的享受。句句不离悠闲享受,这样的人不是活该被鲁迅骂吗。

林教授在自序称:自己并非在创作,很多东西前人已经讲过,他传达的东方的真理在本土习以为常,还要著述的原因是,他感到和这些已故的天才们心灵相通,灵魂同在。

他和8世纪的白居易、11世纪的苏东坡、16、17世纪的屠赤水、袁中郎、李卓吾、李笠翁、袁子才,金圣叹交上了朋友,和伟大人物的无名祖宗成为了同志,拜庄子和陶渊明当了老师。

他甘心当他们的喉舌,做一个忠实的移译者,把他们的想法用现代的方式说出来,假如说得好,全托他们的福,假如说的不好,全怪自己的错。

古今中外的作家不过是一群又一群血型类似星座相同气血相通的人,个性独立,气质共同

(我猜林语堂的血型和鲁迅相对)。不过只是很少有一个创作者愿意这么老实地把自己的思想资源说出来,

林语堂继承的是自由旷达、陶情闲适的一脉。他在书中大肆引用同人们的著作,也不管洋鬼子看不看得懂。书的销量这么好,看来大家很吃他这一套。东方在西方人的眼里就是神秘,如果尽说些让人看得懂的大白话,简直扫兴。

给外国人看的关于中国的书,由喝足了洋墨水古今中外通吃又带点传统士大夫清高气的林语堂来写,简直最合适不过,语堂先生非常认真地要为美国人的机械生活上点润滑油。我们都看到了他诚恳的眼神和嘴角的微笑。

上一篇:每日一词∣节水标准定额体系 water conservation st

下一篇:比亚迪高速追尾沃尔沃,公路坦克对上最安全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