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特斯拉:走出产能困境 将融合更多中国元素

2年前,马斯克还处在悲情时刻。特斯拉深陷产能地狱、股价被做空、破产传闻不断、人才出走……过去一直行事张扬的马斯克甚至开始悲情自述,日子似乎陷入了绝望。

然而2020年刚开始,马斯克在中国就迎来高光时刻,甚至高兴地在首批中国制造Model 3交付仪式上跳起了舞。

2020年,对于马斯克来说,确实是值得跳舞期待的一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已经正常运营,Model 3进入国家补贴名单,媒体大呼鲇鱼来了。

“特斯拉国产化对2020年的新能源车市冲击很大。”1月17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新能源汽车分会副秘书长曾丕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国产特斯拉到来,让国内一众新能源车企大为紧张,对于马斯克来说,却是一个美好开始。

“整整24小时,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这句悲情自述,发生在2018年8月马斯克47岁生日那天。

尽管有着“钢铁侠”之称,马斯克并非如好莱坞电影主角般坚不可摧。实际上,马斯克在中国“尬舞”之前,他无疑度过了人生中最沮丧的一段时光。

一方面持续亏损,一方面Model 3产能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陷入“产能地狱”的马斯克,不仅进驻工厂、睡在工厂,甚至临时搭建起“大棚生产线”造车。

为解决资金问题,2019年1月,马斯克发内部信表示,要裁员7%。这意味着特斯拉每14名员工中,就有一人被裁掉。

此时,分析师认为特斯拉面临巨大资金压力,甚至评估其被苹果收购的可能性。不少媒体也给特斯拉下了“破产通知”。特斯拉的股价也跌至近4年来的最低点,只剩177美元。

2020年1月7日,在特斯拉中国制造Model 3首批社会车主交付仪式上,马斯克在位于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里,亲手将这批次10辆Model 3交付给了车主。甚至在登台演讲之时,突然脱衣即兴跳舞,让直播解说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也符合马斯克的性格,他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一位特斯拉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从“产能地狱”出现后,马斯克等待这一天到来,已经很久。

这首批新车交付背后,从动工到交付,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仅用了不到一年。这意味着2020年,特斯拉可以满负荷生产解决早已致命的产能问题。

其实过去的困难,对于经历过三次火箭发射失败、特斯拉研发失败的马斯克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这个从小喜欢科幻书籍,并且幻想自己有一天能上太空的男人,在大多数人眼里十分荒唐,但却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自己。

这位充满奇思妙想的“钢铁侠”,还宣布要在中国设立设计研发中心—“打造原创‘中国风’特斯拉,让最美的中国艺术融入面向未来的特斯拉”。

“特斯拉以后要把中国当第二故乡了。”1月18日,一位美系豪华品牌汽车工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特斯拉来说,要真正扎根中国市场,提升销量,本土工程和设计中心必不可少。

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已达到每周生产3000辆。在提升产能的同时,一向张扬不羁的马斯克似乎不愿意给竞争对手喘息机会,已经举起价格“屠刀”。

这似乎印证了马斯克的野心,他曾直言:“特斯拉真正的对手根本就不是其他还在生产线上的新能源汽车,而是各大工厂里的燃油车。”

正当各大媒体认为特斯拉入华,将成为一条搅动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的鲇鱼时,更有人惊呼,这更像是一条鲨鱼。

威尔森新能源高级咨询顾问田伟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特斯拉目前以进口车的身份,在国内市场累积销量已经排名第四,国产化之后很可能在高端纯电动市场破局,成为新的领头羊,“如此一来,会有更多合资品牌以及豪华品牌加快新能源转型步伐,加入竞争。而自主品牌的竞争压力也会急剧增大”。

对于特斯拉带来的挑战,也有车企表示欢迎。“和特斯拉都在推动电动车的普及。”1月17日,比亚迪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电动化、智能化浪潮席卷全球,各类新技术不断涌现,行业内外加快智能摄像头合作及资源整合,以应对这场百年一遇的变革。市场经济是过剩经济,过剩才能够竞争,竞争才能优胜劣汰,才能产生持续的繁荣。

实际上,特斯拉还有降价空间。特斯拉上海工厂制造总监宋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今年底,国产特斯拉Model 3就将实现全部零部件的国产化替代。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为30%左右。

这给国内众多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带来利好,但对于特斯拉的竞争对手来说,则意味着将面临更残酷竞争。

上一篇:木瓜移动发挥出海领航者的作用 带领企业顺利出

下一篇:山东发力农业新旧动能转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