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临朐老家的美食:炸肉

农村的冬天活少,过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各家各户就开始蒸馒头炸肉,白面馒头蒸的不多,玉米面馒头倒是蒸的不少。炸肉的那天,一大早大人们就开始忙活,洗肉块切成条,倒入酱料泡着,洗猪头,泡猪下货,剁鸡块,切刀鱼,一切准备就绪后才开始炸的炸,煮的煮。小孩子们也不出去玩了,在厨房外转着看,盼望着肉熟的那一刻。我娘熟练的将肉挂上面糊,放到烧热的油锅里,刹那锅内满满气泡,慢慢的裏着肉的面糊由白变黄,然后用笊篱捞出,控油,然后放在一个大竹条筐里,筐底铺上玉米面煎饼,免的漏掉剩油,也许一个月多炸肉才吃完,那带油的煎饼味道也不错。奶奶看到我们在厨房外馋的转来转去的,就把炸肉一人給一块尝尝,偶尔也给一块刀鱼,鸡肉是不给的,因为炸的量太少。等全部炸完了,娘就用绳子吊在房梁上,一是怕有老鼠光顾,二是怕孩子们偷吃,因为年前年后得用这些招待客人。我每当走到那个房梁下,忍不住抬头看看那个吊着的竹筐,心中那复杂的感觉,一言难尽。

除夕之夜,不管平时生活多么困难,娘总是炒几个菜,大家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桌上总有一盘山药炖炸肉。过完年,从正月初二开始走亲访友,我跟着娘去走亲戚,餐桌上也都有这道菜。在那个生活极其困难的年代,大家的做法也基本一致,山药煮熟了放入炸肉,放上葱姜调料出锅,这道菜当时成为了一道美食,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以后的岁月里,每年春节我家都会炸肉。几十年弹指一挥间,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道美食依然经常出现在我家的餐桌上,我一直认真的去做这道菜,原汁原味。小小的炸肉里,有奶奶和娘对我们的关爱,让我常常想起生我养我的老家,想起熟悉的山山水水、乡里乡亲,想起那难忘的味道。

上一篇:福山区委编办创新思路打造“党建+N”工作品牌

下一篇:世界噪音日:从家装做起,消灭“隐形杀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