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企业家为什么要做慈善

后疫情时代,很多企业面临着不同以往的挑战和机遇,互联网赋能企业,企业又赋能公益,所有都在联动互助的链条上实现更好的发展。

为什么企业愿意在这样特殊的时刻分一杯羹于公益行业呢,马爸爸说“企业做大的同时肩负的是社会的使命”,今天我们来听听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对于“企业家为什么要做慈善”的见地。

为什么我们的企业需要做慈善,为什么我们的企业家热衷于并愿意做慈善。我想这是个大家都经常讨论的问题,同时,NGO组织在中国商业社会和国家商业进步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也是大家热于讨论的话题。

今天我们的公益峰会,是在一个非常特殊的环境、年份举办的,同时也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来展开。

黑格尔曾经说过,我们生而为人,最大的一个生存的动力是什么呢?是获得认可的欲望。简言之,就是我们活在世上,都希望有人来认可我们,无论是人,还是企业。作为企业来讲,我们生产一个满足社会需求的产品,这是我们的本意。通过产品来获得消费者和市场的认可,这是企业和企业家的本意。同时,我们通过一些慈善和公益的行为,来获得市场和国民的认可,同样也是一种获得认可的欲望体现。

我记得我在做民国史实研究的时候,记得三四十年代中国有个有个首富家族叫荣氏家族,兄长荣宗敬,弟弟荣德生。荣德生50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中国首富了,当时,中国的一半的国民吃的面粉是他们家供给的,一半人穿的衣服是他们家供给的,由此可见他当年做的事业非常大。50岁的时候,他在他的家乡无锡修了一座桥,这座桥桥有50个孔。他有一个老乡是历史学家,叫钱穆。他和钱穆有一段交流——他说,也许过很多年后,我的这些面粉厂、棉布厂,都会消失掉,都可能不见了,但是,这座桥啊,有可能还存在。

我前几年到无锡去的时候,果然,所有的面粉工厂、所有的棉纺厂,都成为了遗迹,最多成为中国民企博物馆,但是那座桥还在,上面有人仍然在行走,仍然有车辆在行走。我想起了荣德生的这段话,他当年的一个无意举动,让这个企业的名字,存在到2020年,今天仍然被我们所汲取。

慈善对很多企业家而言,一方面是社会责任的体现,另一方面,我觉得也是个人价值和个人愉悦的一种体现。我有一个前辈是企业家,他从二十年多年前就开始投身公益行业,每年捐助五个希望小学,而这个希望小学以他爸爸的名字命名。有一年,他得了绝症,他的部下跟他说,你就不用去参加那些希望小学的开张仪式了,我们替你去参加,但是他死活要去,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然后他太太就说,还让他去吧!因为每年他工作非常地忙,每年有十个月在国内,在欧洲,在印度,飞来飞去,然而发现他真正快乐、欢笑的日子,就是去希望小学参加开学仪式的那几天,跟贫困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是最快乐的。

我不太相信中国的一个词叫大公无私。所有公的背后一定有私的存在、有个人欲望的存在。所有的私、那些善良的私,所呈现出来的光芒,最终会成为社会价值,成为公的一部分。这次疫情期间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的很多产业、社会秩序面临着很大的挫折,但同时我们看到很多NGO组织在这个阶段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我的社会职务有一个跟慈善有关,我是壹基金监事。不久前,壹基金刚刚开了一次年度性的会议,我发现在这次疫情过程中这些公益机构都在默默地发挥自己的作用,而这些作用,很多都跟今天的互联网环境有关。

壹基金今天的很多物资都来自于他的两个大的比较重要的董事机构,一个是腾讯、一个是阿里巴巴。通过线上的各种各种活动各种各样的社群链接来获得所需物资。国内有家电商企业,它在广东顺德,也是中国目前最大的电商公司之一。疫情期间他们的业务受到很大影响,全国2000多家的专卖店全部不能开张,所以,企业为了自救发起了线上直播卖床垫的营销行为。有一天奉献他的总裁给我打电话,吴老师您知道吗?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卖掉10万张床垫,创造了很好的业绩。我当时顺口就问了一句,你真的卖掉10万张床垫吗?他马上把手机截屏给我,他在卖床垫的同时做了一个公益性行为。他说,所有买了床垫的消费者,他会从营业额中拿出100块钱捐助给武汉的慈善机构。

所以在疫情期间,很多企业在自救的过程中,一方面借助互联网直播实现自我生长,另一方面也在履行社会责任。

未来的企业家将分为两类,商业企业家和社会企业家。商业企业家,就是他一直在做企业;社会企业家,就如马化腾,他用自己的资金帮助湖北的一所大学,发展他的民营学院,通过民营的方式为中国培养更多的人才。壹基金的理事长马蔚华先生,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银行家,我当年认识的时候,他是招商银行的行长,现在我们视频开会,他是壹基金的理事长。在岗位上,他以企业家的能力、智慧,帮助NGO组织,使慈善机构获得更高效的发展。

我想中国在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在完成他的商业使命之后,或者同时能够扮演一个社会企业家的角色。把企业家所有的、对社会的理解以及他的专业能力投入到非常稀缺的公益型事业中。中国2000多年的商业历史,其实每一代都不缺乏像陈一丹、马蔚华这样的人。在新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下,它给了我们每一个人、每个企业发挥自己的热情和获得社会认可欲望的可能性。希望在未来有机会为国家的公益事业奉献我小小的心力。

文字整理自“同舟共济、向阳而生”2020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影响力论坛视频,如有侵权请私信删除。

上一篇:王室被证实在慈善方面贡献极小,失去延续的最

下一篇:北京明伦公益基金会第二期志愿者培训班在宝鸡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