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宏科科技有限公司

乱评电影《画皮》:魔幻主义外衣里面,仍然是

对于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而言,文以载道 的儒家实用文学观长期影响着中国文学的发展方向,尤其是儒家文化被钦定为官方正典之后,这种文学传统更是得到进一步的强化。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文学中的神话、鬼怪故事也带上宣扬道德观念的工具论色彩。所以《聊斋志异》对鬼文化题材的成功书写是不容忽视的,它以极富想象力的鬼域世界描绘,把传统神秘文化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

《聊斋志异》讲的是一些离奇的妖魔鬼怪的感情故事,在《画皮》这则故事中,讲的是书生王生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美丽的女子,把她带回了家中,藏于书斋中并与之同居。一天王生去集市的时候遇见了一位道士,道士说王生遇见了美女妖怪,王生不信,当从集市回到书斋后,发现书斋紧闭,王生透过窗户发现了这个美女的真面目,想找道士帮忙却为时已晚,最终丧了命。王妻得知丈夫被害后,让道士杀了女鬼,并在道士的帮助下救活了 己的丈夫。

这则离奇生动的故事, 把当时社会中的家庭冷暖描述得淋漓尽致。其主题是用画皮这个人物形象来警戒人们,把画皮定格为两面派人物的代表:尽管她手段毒辣,伪装巧妙,但终究被识破,最终覆灭,宣扬正义定会战胜邪恶的道德观。另外通过王生的遭遇劝诫世人要正心息虑,否则不仅会给自己和亲人带 来灾难。

从小说到电影,《画皮》不仅产生了语言到视觉上的转变,还产生了不同的文化角度和艺术角度的转变。电影是另一种形式的语言,是一种视 觉上的艺术,可以运用直观生动的画面和具体的情节,将信息传达给人们,具有很强的感染力。电影运用演员的表演、色彩、音乐等展现故事,具有文学性、音乐性和戏剧性,是一种综合的艺术表现形式。

中国电影一直过于追求视效、忽略故事的成立性与精彩度。但电影《画皮》却是一个另类。它借用古代的鬼魅,演绎的却是现代的爱情故事。原著中王生、女鬼、陈氏非常简单的三角关系,在电影里被无限地延伸出去,变成好几个三角关系。在王生、佩蓉、小唯三者关系基础之上,原著中的两位道士也发展出一条感情线索,狐仙小唯与蜥蜴精之间的也存在感情纠葛。这三条线索纵横交错,形成人与人之间、妖与妖之间、人与妖之间错综复杂的情仇纠葛,并在这种纠葛中,用现代人的眼光去诠释人性的最本质的情感内核。

《画皮》是一部讲人性、述人情的现代电影,体现出电影对当下主流文化的一种自觉和主动的认同。电影 带给我们的思考是,我们有没有在影片中宣扬合理的人生价值观? 有没有告诉观众什么东西是值得我们去追求的? 在道德价值混乱的当今时代,我们确实需要真诚地进行反思。这种反思也是电影应有的社会责任。

《画皮》这种鬼魅故事,很容易使观众对蜕皮画皮 、剖腹掏心的惊悚场景报以幻想,但电影却简化了对暴力与性的过度渲染。片中表现两性纠缠的部分,借鉴了艺术电影的拍摄手法,虚幻而唯美。王生与女鬼的艳情,也只是以王生的梦境来呈现,在亦幻亦真中表现王生作为社会人与自然人的极度矛盾,内心本我与超我的强烈抗争。观众的注意力被牢牢地锁定在情感纠葛的表现上,原作中狰狞的恶鬼也被幻化成痴情的狐仙,显得那么唯情唯美。可以说《画皮》完成了鬼魅故事到东方魔幻电影的蜕变。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异性相吸本是自然之道,尤其对美女,男性总怀有一种爱恋思慕之情。在长达几千年的父权封建社会,这种自然之道演变出的两性价值观表现在:男子以内在本质吸引女子,而皮貌则是女子的一切。

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男权制社会,男子具有选择与遗弃女子的权利,女子则没有遗弃男子与选择男子的权利。这种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贯穿男性与女性的一切生活中,女子只是家庭里传宗接代、侍奉公婆、教养子女的工具而已。

王生之正室陈氏,作为以男权主义为中心的封建社会中的女性,绝对是以丈夫为中心的顺从者。不管是最初王生把自己纳妾微告妻,还是画皮以真面目出现时,王生自不敢窥,使妻窥之,甚至最后为使王生死而复生陈氏对道士的祈求,陈氏所表 现出的都是一个忠贞于自己丈夫的女性形象。是王生决定着陈氏的一举一动,也可以说在男性主导的封建社会中,女性对男性绝对的服从。

陈氏的悲哀在于她的所有举动都不是她自主的选择,而是封建社会强加给她的。 王生金屋藏娇,陈氏的反应只能是以温顺的态度对丈夫好言劝遣之,同时帮丈夫保守秘密。从人类婚姻心理上看,任何一个女性都会本能地排斥其他女性介入自己的婚姻,但陈氏在丈夫如此行为时,却无丝毫的埋怨,并始终站在丈夫的立场上。封建社会中女性的自主权是根本不存在的,以男性利益至上来主导的封建社会,两性性别对立的最终结果是女性对男性的绝对服从。如果陈氏反对王生纳妾,那么陈氏面临的只能是被休结局。

陈氏的悲哀是社会制度的悲哀,中国男权的封建社会制度扼杀了女性的一切。王生死后,陈氏本可改嫁,但她宁愿受尽屈辱,也要全力使丈夫复活,因为封建社会制度允许男性三妻四妾、随意休妻,却不允许女性任意改嫁和背叛。陈氏除了想尽一切办法 挽回自己丈夫的生命之外别无选择。

当王生的心被掏走后,面对乞人佳人爱我哉、人尽夫也,活之何为等语的羞辱和棒打,陈氏只能默默承受,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咽下乞人的唾液。在肉体与精神都遭受百般摧残后,陈氏终于为王生呕出了一颗心。与其说这是陈氏对王生的顺从,不如说是封建社会中女性对男性的服从、对社会制度的顺从。

以往影片中塑造的女鬼基本上是邪恶丑陋的魔怪,只有魔性没有人性,更不懂得什么是爱。而新《画皮》中的小唯却有着强烈的女性主体自我意识。她大胆执着地书写着人性和爱,彰显了女性对爱和自由主体的向往,以及对人间真情的渴望。

在蒲松龄的《画皮》原著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本应该有着人性和爱的陈氏,却被男权收编并成为其爪牙,完全站在男性的立场上,女性意识已经被遮蔽和异化。在新版电影《画皮》中,王妻佩容坚持真爱, 甚至用生命的代价来成全自己的爱情。虽然她面对强大的男权也有过妥协,但其女性意识已经觉醒,而且有了相对独立的思考和自我坚持。她并非一味站在男权之下,也没有把帮助男性实现欲望为己任。 显然, 新版《画皮》已经渗透了一种男女平等地对待爱情的态度。

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都是男性的作品,表达的是男子的情志,流露的是男子的思想。《画皮》不仅仅是一个恐怖故事, 它反映的是一个中国古代男性内心深处的故事。男人迷恋着婚姻之外女子的皮貌,又怀揣着 对红颜祸水的恐惧。当这种恐惧会带给他危险时,他会逃到妻子身边寻求庇护,这是典型的恋母情结。《画皮》原著里的王生在社会意义上是个男人,是妇人的丈夫;但在心理意义上又是个需要保护的孩子, 一切过错需要女人来承担和忍受。所以《画皮》是一则封建社会里女性的悲剧。

然而,女性毕竟不是单纯的工具,而是有七情六欲活生生的人。封建社会男子对女子要容要性要情,可是失去话语权的女子对男子,只要一颗男人对自己的爱心,不管对方是美若潘安还是丑如金刚。但即使是这样的比男人要低得多的要求,也没有几个女人能实现。

《画皮》里王生遇到的美女变作画皮鬼,对王生剖腹挖心,情景惨不忍睹。透过这血淋淋的场景,会让读者产生出这样的联想: 妖魔历经千年修炼,费尽心机,只想得到一张人皮,过上人世生活;画皮鬼所变女子,要的难道不是王生爱己之心?王生能与披着人皮的女鬼相安无事,而当他看到女鬼的丑陋面貌时,却兽伏而出,并欲以道士之能驱赶画皮鬼。道士对王生发出的灵魂拷问:画皮鬼为何事良苦? 只为王生之人心? 画皮鬼并不是没有机会,它与生同宿时为何迟迟不动手? 这些问题的答案是:画皮鬼求的不是王生那颗能肉做的心,它要的是王生爱己之情心。蒲松龄讲述了封建社会里女子的悲剧,也对王生们提出了警告:爱人之色而渔之,妻亦将食人之唾而甘之矣。

作为女鬼的代表,画皮反映了封建社会女性的生存状况和反抗。画皮是丑的化身、反抗者的代表,又是美的代言人。身份的二重性决定了她人格的二重性。因此,她的两面性,也是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当时女性的追求及绝望后的反抗。

画皮不同于陈氏的一点在于,她要摆脱既有的社会规则强加给她的东西。画皮说自己的父母贪赂,鬻妾朱门。嫡妒甚,朝詈而夕楚辱之,所弗堪也,将远遁耳。父母将她卖给人当妾,除了夫家她无处安身,但她并没有忍,而是选择了出逃,走上了反抗的道路。

《画皮》中驱邪捉鬼的道士,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社会中一种男性权威的代表。从道士的未卜先知、料事如神,以及王生、陈氏为代表的普通人对其的顶礼膜拜,都把道士推向了权威的地位。当道士帮助王生时,引起了画皮强烈的不满,她愤然说道: 道士吓我,终不然,宁入口而吐之耶!随后就取拂碎之,坏寝门而入。 画皮把道士的蝇拂扯下来并且撕得粉碎,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试图挣脱男性权威的控制,打破男权中心主义。尽管画皮的反抗以悲剧结束,但作为封建社会女子反抗的一个代表,画皮的反抗仍有积极的意义。

画皮为何残杀王生?这个举动一定程度上象征了封建社会弱女子对男权的反抗,这种反抗也是一种报复性的灭绝。 画皮完全有机会杀死王生、陈氏和丫环,但死于画皮手中的只有王生一人。为什么画皮非要王生死? 因为王生做出了对画皮的背叛。

画皮曾在与王生初次见面的时候对王生说: 如怜妾而活之,须秘密,勿泄。王生的死在于他没有遵守既 定的保密契约,这种象征性的男性对女子的负心行为,最终导致女性极致的反抗,可以说是一种女性报复性的灭绝。画皮是封建时代一个不健康的反抗女性的缩影,她的不幸归根结底是一种社会悲剧。虽然画皮掏走了王生的心,但最后王生又复活了,可见那个时代,女性的一切反抗都显得如此无力。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向读者宣告了当时女性反抗斗争的失败。

《画皮》原著的结局是女子什么也没有得到,承受的只有屈辱; 王生什么也没有失去,只是一场虚惊。陈氏与画皮看似两个对立的角色,但实质上她们俩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她们都是女子,当某个女子侵害到某个男子的男权时,这个男子必然会在另一个女子身上找回他的权力。因此,在画皮掏走王生的心之后,陈氏的不幸实际上是在为画皮的反抗去抵罪。为使王生复活,她丢掉了女人的尊严,这才换回了王生的命。在这个过程中,画皮对王生伤得越深,陈氏要遭受的屈辱就越多,她的苦难与画皮对王生的报复是成正比的。

在男权至上的社会,当男性的权力遭到损害时,男性便会想尽一切办法来维护他们的尊严,重塑他们的微信,所以对于画皮给予的伤害,他们会加倍地在陈氏身上找回。当画皮威胁到王生的生命是,道士与乞人就陆续赶来了,此时的道士和乞者所扮演的是男性世界复仇者的形象。因为女鬼伤害了男权世界,所以其他男性就要报仇,而报仇的方式就是捣毁女性的生存权利。在封建社会,女性的反抗只会激起男性惊涛骇浪般的报复,女性只会受到更多的伤害。因此,陈氏与画皮的失败是必然的,不论是反抗现实的画皮也好,还是逆来顺受的陈氏也罢,她们的命运悲剧,事实上就是整个封建时期中国女性悲剧命运的缩影。

商业电影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满足观众的心理欲求。这部充满了东方魔幻主义的影片其实并没有特别高的艺术成就。影片创作者利用角色的塑造、器物、语言,使得影片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魔幻的世界观。在这样一个世界中,真实的存在,可以换心换皮,以此作为故事发展的情节的铺垫,以丰富的想象力描绘了一个充满魔幻的人与妖的世界。

缘情而死,又缘情而生的结局未免有些简单、老套,但却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这部影片充满了人性的温暖,电影中的女主角,让女性从只作为展示主题的工具到今天女性主体意识成为主题,可能就是影片的社会意义之所在,也是影片成功的奥秘吧。

上一篇:张若昀不按套路出牌,连续两天都晒美食,这是

下一篇:杨幂私服,带货女王的时尚少女穿搭,网友直呼

顶部